当前位置:主页 > Y鲜生活 >拿下恐惧的面具后,你是谁? >

拿下恐惧的面具后,你是谁?

恐惧让我们带上了面具

为什幺在生活的某些方面,我们享有自由,但是在其他方面,我们却活得如此身不由主?要了解这个问题,关键在于,揭开那些我们学会压抑自己的部分。恐惧说服了我们,从无数面具中挑选一个,戴起来躲在后面,再建构一个人格,不妨称它为一套戏服,来隐藏真正的自己。

我们孜孜不倦地创造某个外观,这样就没人会发现我们不好的念头、欲望、冲动和过去。那张给世人看的脸,便是我们过去的阴影。我们要成为一个讨喜的人,还是离群索居,寻求从这世界解脱?我们要不辞辛劳地工作,让他人觉得我们是超高成就者,还是满足于躺在电视机前、或花几个钟头搜寻八卦网站?人格面具的产生不是没有来由的;它是用来掩饰我们最不喜欢自己的部分,并补偿那些我们自以为最深的缺陷。

这个虚假的自我只有一个任务:将我们不想要的、无法接受自己的部分全都隐藏起来。如果我们在成长过程,因父母的情绪阴晴不定而受伤,我们就可能会非常努力表现出某种冷静、自制的形象。如果成长过程有学习障碍,我们可能会创造出一种温和、过于充满爱的人格,这样别人就不会注意到我们自己所感受到的缺陷。如果以母亲是靠福利救助金过活为耻,我们就可能会变成工作干劲十足、穿着无可挑剔又谈吐优雅的人。

我们会依据被伤害、感到疑惑或充满痛苦的部分,来设计自己的公众形象。虽然它能暂时矇骗他人、甚至矇骗自己,终究,我们还是得面对这面具所要隐藏的伤口。

倘若我们充满了不安全感,可能就会发展出某种自大、万事通的人格面具,让别人相信我们有着巨大的信心。如果觉得自己是失败者,我们可能会让自己处在有伟大成就的人们之中,或夸大我们的奋斗,以表现出比真实的自己更为成功的样子。如果对生活感到无力,我们可能就会选择让自己看起来似乎更有力量的工作或伴侣。

问题是,一旦我们相信「这就是我」,就会关上其他可能性的大门,否定了我们可能成为其他样子的权利。

唯有当我们停止假装自己所不是的东西,不再有必要隐藏或补偿我们的缺点时,我们才会了解表达真实自我的自由,并拥有选择能力,以自己真正渴望的生活来做取捨。当我们突破催眠状态,不再老是想着要被人接受、别人怎幺想我们或我们怎幺想自己时,就能不再陷在自己的剧情里,不再躲在面具背后,而可以敞开心扉,抓住那些差点与我们擦身而过的机会。

我们努力想要成为更大、更强、更坚毅和更安全的。不知不觉,我们将自己放在某个位置,以证明我们比其他人更多、更好或更不同,或是试图透过被人接受和不被看见,来保持隐形。有意或无意地,我们开始以某种方式来行事,相信这幺做,所给人的想法、感觉和印象,就能让别人爱我们、尊敬我们或同情我们—直到有一天,这些墙都倒塌了。

现在社会中所常见的面具,却与一百年前没什幺不同。今天我们看到的,只是更新版的狐狸精、有魅力者、讨喜的人、永远乐观者、很「酷」的人、烈士、好女孩、好人、硬汉、知识份子、救世主、抑郁者、爱开玩笑的人、孤僻者、被害者及超高成就者等等。这些都是不断重複出现的原型。活在这些面具、人格里的麻烦是,最后我们就看不见真实的自己,也不晓得生活的可能性。在抵消阴影的同时,不知不觉中,我们也毁灭了自己真正的力量、创造力和梦想。

你的祕密让你生病

只要有祕密,阴影就会旺盛茁壮。当我们关上自己的某一面、或更多面向的大门,就进入了一种祕密生活。「断瘾疗程」(twelve-step programs)有句名言:「你的祕密让你生病。」从这些年来,我与人们一起工作的经验来看,我能确定的确如此。这没什幺好丢脸,大部分人都有公众生活与私密生活。我们将公众面具表现给世人看,也保持着隐密不显的祕密生活。

我们建构祕密的生活,以隐藏自己最羞于面对的部分。那可能是某个让我们羞愧的生活领域,或是深怕所爱的人无法接受的行为;也可能是某个失控的部分、令人挣扎的习惯或瘾头,或是不敢大声说出的幻想。当我们的行为与所戴的面具不一致,我们就会努力隐藏它们。白天,我们可能真的很讨人喜欢,关心与我们接触的每个人,晚上回家,却对孩子大吼大叫。与同事在一起时,我们也许让自己表现得像是个杰出的知识份子,回家之后,却花上好几个小时,看不花脑筋的电视,还玩电动。或者,我们正处于一段忠诚的关係中,却在背地里不忠。还是,我们装成是白手起家,暗地里却靠父母养活。

我们可以日以继夜,试着控制自己潜在的冲动,不让它们浮上檯面,但这幺做,距离伤害自尊,已为时不远了。如果我们隐藏生命中欠缺诚信的部分,最后它还是会暴露出来,我们或是会开空头支票,或是报税不实。如果我们习惯掩饰自己的寂寞,在夜深人静时,这种感觉就会表现为对糖分、酒精或镇静剂贪得无厌的渴望,以填满内心空虚。如果源于几十年前的狂怒没说出来、尚未释放,就会让我们变成唠叨的父母或爱吵嘴的配偶来寻求表达。我们对父母有外遇的反感,可能会导致我们不断吸引不可信任、有情感虐待倾向的伴侣。

这些难以控制的冲动,导致我们过着祕密生活,无论如何,要获得解脱,必须找到健康的方式,来表达受到压抑的面向,才能避免会破坏我们生活的行为。

摘自《阴影效应》

拿下恐惧的面具后,你是谁?

为您推荐